胡伯项,刘东浩:我国社会现代化与意识形态安全建设互动研究
来源:原创  作者:胡伯项,刘东浩   更新:2015/12/4 20:48:18   人气:178

社会现代化进程往往被看作客观的社会历史事件,但是又蕴含着意识形态的理念。考查中国社会现代化发展的进程,我们可以发现,在进程中出现了数次重大和深刻的意识形态危机,传统的哲学理念、信念和价值观等出现了被怀疑、否定甚至摒弃的态势.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国社会现代化的进程。正如美国学者安东尼·奥罗姆所述:“国家建设的核心是确立和维持一套共同信仰。”【1】(嗍’作为国家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现代化建设需要“一套共同信仰”,从而变成群众坚信的“意识形态”。并在不同的时期得到合理的“构造”,从而确保意识形态的建设安全。意识形态工作是我党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在推进社会现代化进程中,必须努力克服相关的意识形态危机,注重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确保社会现代化进程在正确的轨道上有效运行。为此,我们必须重新审视社会现代化与意识形态的相互功能。使其在互动中持续前行。

一、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意识形态功能

综观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60多年的历史,不可否认.意识形态在社会现代化进程中始终扮演重要的角色.成为社会现代化道路的“路线图”,凝聚着各种社会力量,规范着社会民众的行为,当然,脱离实践的意识形态也为我国社会现代化道路敲响了警钟。

(一)意识形态的“道路图”功能。意识形态是社会秩序的图解式的形象。能够较好地呈现社会发展的需求和目标。作为“社会政治意义及态度来源”的意识形态,只有渗透到社会发展潮流中,其功能才能彰显无遗。格尔茨把意识形态恰当的比喻为:“正是在感情或地形不熟悉的地方,人们才需要诗歌和道路图。”r2WP笛1)作为后发式社会现代化国家,我国社会现代化道路无任何道路可以复制,需要自身摸索前行,因此,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意识形态建设.通过“确定或试图确定一个能使国家的行动可以在内部与之连接起来的集体主题,创立或试图创立一个经验的‘我们”’/2]0'290),勾勒一个符合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路线图”,从而实现广大民众意愿与政府行动的匹配。社会现代化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存在,它的存在不是“闲来无事”的诗词.而是具有明确的意向性功能。从“四化”到“现代化”,再到“和谐社会”理念的转变,反映了党和国家根据社会生活、社会关系和社会存在的具体实际,为中国人民勾勒出一个前进的“路线图”,它符合中国社会现代化前进的道路,从而避免一个后发外生型社会现代化国家步人早发内生型社会现代化国家的发展误区。

(二)意识形态的“粘合剂”功能。“在保持整个社会集团的意识形态上的统一中,意识形态起了团结统一的水泥作用。”【3】∞13)齐泽克在分析意识形态的功能时指出。意识形态能够使人们从“自在”走向“自为”。作为一种“自在”的意识形态主要是教化功能,是一种外化行为,“作为一种教条、一个思想、信念、概念等的复合体的内在的意识形态概念,其目的是说服我们相信其‘真理’,而实际服务于某种秘而不宣的特殊的权力利益”㈣。“自为”功能正如阿尔都塞所描述的:“跪下,那么你就会相信你是因为自己的信仰而下跪的。”【4】删)这种“下跪”是一种心甘情愿的行为,是一种内化行为。马克思这样描述行为与利益的关系:“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硼伴随着我国社会现代化不断地深入.社会结构从简单化向多元化转变,利益主体与来源向度比较广泛.社会阶层分化深入,社会差距拉大,社会矛盾日益复杂。在这样一个多元社会结构体系中,如果不能清晰的认识社会矛盾基本态势.则无法在意识形态中作有效反应,并落实到实践行动中,必然导致分歧与分化行为,影响社会稳定。从我国关于社会公平和社会矛盾的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内容体系看.从阶级矛盾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从“平均主义”到“按劳分配”。虽然在发展过程中具有一定的曲折,但是党和国家领导人高瞻远瞩,使意识形态与社会现代化进程保持同步.有效地得到社会利益多元主体的高度认同.从而提升了主流意识形态的吸引力,无形之中扮演着“粘合剂”的角色,让社会不同阶层紧紧凝聚在主流意识形态领域,为社会现代化建设贡献各自阶层的力量。

(三》意识形态的“菜单”功能。意识形态其实在社会现代化过程中扮演着“菜单”角色,提供或限制着社会现代化发展中的“作为”或“不作为”。作为道德和伦理信仰体系的意识形态,是决定个人观念如何转化为行为的“无形之手”。意识形态直接限制着人们的选择范围。与意识形态相冲突的可能性选择由于不被社会意识形态认同而难以实施。社会现代化不同阶段的目标为中国人民提供了一个行动愿景.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目的就是为了将社会现代化价值准则、态度和人生观等灌输到社会民众的价值体系中,有利于发挥意识形态的导向功能。从而确保社会中每一名成员以社会现代化的准则来规范和约束自身的行为。社会公平的理念为人们的社会行为提供价值信念上的共识和道德约束,减少社会活动中的各类机会主义,有利于协调社会团体、社会阶层成员之间的关系,减少由于社会冲突所增加的各项成本。当然与社会现代化相适应的其他意识形态安全建设.同样规范和制约着政府机构官员的行为。确保其权26力有效地行使。减少对社会现代化各项活动的不当干预.减少政府寻租和搭便车现象。

(四)脱离实践的意识形态的“负”功能。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任何一项行动朝预定的目标前进,然而,意识形态安全建设并不总是朝正确的方向前进。一旦意识形态的孕育与提出脱离社会实践.其结果就是对社会实践产生消极影响。从我国社会现代化的进程看,脱离实践的意识形态的“负”功能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干扰者”的角色。从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共产主义的“无限美好”使得“平均主义”指导社会现代化的进程;极“左”宣传的社会主义让“高指标、高速度、瞎指挥、浮夸风”等运动不绝于耳;“阶级斗争为纲”对社会新兴阶层的孕育无疑是“晴天霹雳”。在这些意识形态的指引下,导致了向共产主义的“穷过渡”、“左倾”冒进产物——“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在中国轰轰烈烈地上演。这场运动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时忽视客观规律、经济活动的极大不理性.是对贫穷落后社会的过激反应行为。是一种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泡沫社会现代化过程。这种意识形态的出现反而让人对“异化”的社会现代化“望而生畏”。“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理念则上演了一场“文化压制”运动.对社会文化的发展无疑带来巨大冲击。当然,当前一些地方在社会现代化过程中,由于缺乏对社会实践的把握,导致意识形态的建设缺少了实践之基,从而破坏了社会环境,影响了我国社会现代化的整体进程。

二、中国社会现代化在意识形态建设中扮演的角色

(一)社会现代化为意识形态孕育与发展提供“场”。人类生存的基础在于实践,人类发展的动力在于实践,人类解放的途径也在于实践,一句话,人的秘密在于实践。人类社会实践的发展。促进了人的认识不断提升.从而带动国家意识形态根据变化了的实践进行转型与发展。这也就意味着。意识形态的发展不是自为的,而是植根于社会实践。作为一种实践活动形式,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为相关意识形态的提出提供了“场”。“四化”、“现代化”、“小康社会”、“和谐社会”等理念的提出,无疑与我国社会现代化的探索期、城市化和全球化进程密不可分,符合当时的生产力发展和社会实践。当然,社会实践不仅决定意识形态的产生。而且为意识形态的不断修正与完善提供了“场”。“人们按照自己的物质生产率建立相应的社会关系.正是这些人又按照自己的社会关系创造了相应的原理、观念和范畴。所以,这些观念、范畴也同它们所表现的关系一样,不是永恒的。它们是历史的、暂时的产物。”16XPl42)意识形态需要根据社会历史的发展而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自身。以确保自身的合法性.实现意识形态的认同。

(二)社会现代化进程冲击意识形态安全。陶德麟指出:“任何哲学产生的最深层的原因和动力并不是以往哲学中的理论矛盾.而是人类现实生活的客观矛盾。从表面上看,一部哲学发展史似乎是抽象体系更迭史、逻辑范畴的演进史;但从根底深处看,真正推动哲学思考和创造的动力却是哲学家所处时代的现实生活提出的课题。”c7懒诚然.我们的现实生活为意识形态体系提出了新的课题,特别是伴随着社会现代化的深人,主流意识形态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在处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现代化探索期.人们经济地位的差异和不平等极其微小,对意识形态的冲击力度不大。然而,伴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的深入,社会阶层分化趋势明显。阶层分化的趋势导致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的多元.有的社会阶层往往沉迷于自我利益实现中.而远离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可以说,社会现代化进程无形中增大了主流意识形态的社会整合难度,不利于主流意识形态认同的形成。同时,处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社会分配领域,“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地方利益服从中央利益.局部利益服从整体利益。眼前利益服从长远利益”成为当时社会的共同价值取向。然而,社会现代化使得社会主体的自主性、获利性、分散性等特征逐步呈现,这些人基于个人利益出发,急功近利,超越社会法律与道德界线,损害和破坏社会稳定秩序,削弱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作用,对主流意识形态提出了新的发展课题。

三、社会现代化进程中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理论反思

“群众信奉或不信奉一种意识形态.是对思想方式的合理性和历史性的真正批判性检验。”啪煳从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进程看.任何一种意识形态的流行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它要有效地处理好相关问题.否则有可能从民众信奉走向民众反感,导致意识形态安全危机。

(一)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沿革与创新问题。“意识形态作为一种观念体系,旨在解释世界并改造世界。在社会意识结构中占据核心地位。意识形态合法性功能的强弱与意识形态对社会现象和社会问题的解释力度呈正相关。逻辑的自洽性是相对封闭的.是通过建立自己的话语系统和符号.按照一定的逻辑推演来论证其理论的合法性。”凹社会现代化作为我国的一项伟大行动,如果要上升到政策层面,就必须在意识形态中得到合理以及合法性解释。在社会现代化进程中,如果国家为了适应现代化变迁的需求而替换原有的意识形态,那么必将损害国家统治的根基,影响社会的稳定。但是。如果国家缺乏对意识形态创新的勇气,而是沉迷于传统的意识形态.导致相关创新要素的缺失,那就无法对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各类变化作出积极回应。虽然其结果暂时能够保证国家治理的合法性,但是,从历史发展进程看。这种合法性由于社会建设有效性的削弱而丧失。因此,如何有效地处理好意识形态的沿革与创新问题.将关系到统治阶级话语系统的合法性.保证社会发展的有序性。意识形态的沿革性要求我们党在社会现代化进程中合理地继承和借鉴符合时代精神诉求的思想。从我国现代化进程来看,邓小平的“现代化”思想是在继承毛泽东“四化”理念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和谐社会”理念更是多维度现代化思想的继承。意识形态的继承性确保了我国社会现代化道路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始终朝一个正确的方向前进.从而确保了我党治理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并轨。一种意识形态走向落没,往往是因为其逻辑的自洽性引发的.由于缺乏对社会存在进行合理的更新,导致了很难自圆其说.出现了意识形态的困境。即如何在确保意识形态基本价值观沿革性的基础上,对现有社会存在进行有效地诠释。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意识形态建设只有有效地处理好“沿革与创新”问题。在确保基本价值观的沿革基础上,又不囿于现状,对现有意识形态进行创新,才能够保证主流意识形态的安全,维护党的合法性。

(二)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绝对化与去绝对化问题。每个时代和社会都需要一种能为绝大多数成员普遍认同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在价值多元纷呈,甚至彼此对立和冲突的社会中,更需要一种占主导意识形态在多元价值之间保持合理的张力,抑制各种价值主张之间的紧张.从而统一人们的思想,维护社会稳定和发展。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需要主流意识形态的指导,但也不可避免地孕育一些新的意识形态。从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意识形态建设的经验看,在部分历史阶段,我国出现“将上述过程变为一个唯一、普遍而不可置疑的终极信念,具体的个人又从小我的利益出发.借用或者滥用意识形态的名义,造成一种意识形态的控制”llO]妒-78).这就是所谓的“意识形态的绝对化”。绝对化的意识形态实质上就在某种程度上被看作所谓的“话语霸权”.话语霸权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一言堂”。这对于无经验可循的后发式现代化国家建设是非常危险的。“文化大革命”在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突出特点就是“绝对化”。关于社会建设和发展理念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导致个人崇拜主义盛行,从而产生了部分难以在中国历史抹灭的现象,其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中国社会现代化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倒退。从当前世界各国发展趋势看。多元意识形态并存已是客观存在事实,部分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存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主流意识形态的补充。从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看,虽然“意识形态绝对化”在某些时候会干扰社会现代化建设进程.但是值得肯定的是,我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在实践中不断地调整、修正自身与社会现代化的关系。重要的一点就是“去绝对化”.褪去外衣上的绝对化色彩.确立合理的边界.在边界范围内鼓励多元意识形态的发展,通过与其他非主流意识形态的对话与互动,实现在思想、价值观、方法等维度的自我发展,使得关于社会现代化进程的意识形态具有普适性.成为人们广泛的精神需求,并提供核心的价值观。从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意识形态建设经验看,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的中心地位,并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引导和整合各种意识形态的发展,整合社会不同阶层力量.凝聚多民族的向心力。一起为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贡献各自力量。当然,我们也鼓励“异质思维”的存在,以博大胸怀对待各种声音,通过“求同存异”,有效地实现社会和谐。

(三)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照射与回声问题。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指出:“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如果在全部意识形态中。人们和他们的关系就像在照相机中一样是倒立呈像的。那么这种现象也是从人们生活的历史过程中产生的,正如物像在视网膜上的倒影是直接从人们生活的生理过程中产生一样。”酮马克思的这一论断告诉我们,任何意识形态的出现不是臆想出来的,而是具体的、有所指向的。旧观念的解体是与旧的社会条件的解体同时发生的。单纯的观念批判不会导致观念本身的瓦解。同样地,新观念的形成也不28是哪个天才头脑的任意创造物,归根结底,意识形态的发展是与新的社会关系同步的。一种意识形态的提出必然要能够有效地指导我国社会现代化的进程。同时其在指导实践的过程中必然有所调整与修正。我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的意识形态安全建设实质是以某种方式折射出人们实际生活的某个方面.既反应了其“照射”的价值.也体现了其“回声”的必要性。如表现在关于社会矛盾方面的意识形态建设,处于现代化建设探索期的“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仍然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在一定时期内有效地指导了当时社会矛盾的调解,有效地推动了社会现代化的进程。当然。意识形态的照射与反射并不总是协调的,探索时期的“平均主义”、“大锅饭”、“以阶级斗争为纲”等意识形态让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走了一段弯路。且在走弯路的过程中没有能够有效地得到“回声”。从而使得社会现代化弯路的持续时间拉长。伴随着社会现代化走向城市化、全球化时期,我国的意识形态建设必须在继承的基础上,根据社会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存在的相关问题及新矛盾的涌现,实际“照射”出社会实践,并通过人民大众的有效回声及时修正与调整,以有效指导我国政府管理社会变革方向及我国的现代化进程。

【参考文献】【1】1安东尼·奥罗姆.政治社会学【M】.张华青,孙嘉明,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2】克利福德·格尔茨.文化的解释【M】.韩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1999.【3】普兰查斯.政治权利与社会阶层[M】.叶林,王宏周,马清文,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4】斯拉沃热·齐泽克,泰奥德·阿尔多诺.图绘意识形态[MI.方杰。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6】6马克思思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陶德麟.马克思主叉哲学的当代论域【M1.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8】安东尼奥·葛兰西.狱中札记[M】.曹雷雨,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f91吴文勤.现代化进程中的意识形态合法性困境及其化解【J】.理论视野,2011,(7).f101赵海峰.现代化视野下的意识形态问题:从实践哲学的观点看IA】.“面向实践的当今哲学:西方应用哲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fcl.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