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研究动态
来源:原创  作者:胡伯项 张永云   更新:2015/11/13 10:37:10   人气:142

意识形态安全是国家综合安全的重要内容,是整个国家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国家文化安全的重中之重。然而,在经济和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今天,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面临着众多挑战,成为一个需要面对的重要课题,也是理论界关注的重要研究领域。


一、关于意识形态安全


意识形态,id60lo百e(法文),这个概念字符是法国启蒙理性哲学家德斯蒂·德·特拉西(Destuttde Tracy)于1796年首先提出来的。马克思将意识形态的概念推向广泛应用的境界,成为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概念。西方学者大多都持有“中性化”的意识形态观,总体上认为意识形态是特定阶级或利益团体的系统化的价值观念体系和政治思想,是一种观念体系或信念系统。当然也不乏少数学者从贬义和否定意义上来阐释意识形态,特别强调意识形态“是一种维持或摧毁、维护或批判一种社会所采取行动的依据”。苏东剧变之后,西方也出现了所谓“意识形态终结论”的意识形态观。事实上意识形态的本质决定了它强烈的社会政治倾向性。一个社会或一个阶级、集团的意识形态水平,反映了它对自身根本利益的认识水平,是它把自己的根本利益与其他社会集团根本利益区别开来的一种理论能力的反映。我国现代化进程推动着经济全球化的来临,对主流意识形态形成外部冲击;现代化进程推动着文化生态格局的变迁导致了科学主义的极端发展,科学绝对主义和科学相对主义对主流意识形态形成持续压力;现代化进程也会推动着上层建筑与民众文化实践疏离,结果是大众意识中主流意识形态的内在淡化。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意识形态安全逐步成为理论界研究的热点问题:一方面多面评价西方学者的相关理论;另一方面深入分析意识形态所面临的各种问题。特别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掀起了一股研究意识形态安全问题的热潮,众多颇具影响力的论著相继出版。


对于意识形态及意识形态安全的定义,在学界有许多不同的见解,他们从不同视角、不同高度进行了划定。


学者莫岳云在其所著《抵御境外宗教渗透与构建我国意识形态安全战略》(2010)中提出:意识形态安全是指主体意识形态的安全,即一国主体意识形态的地位不受到任何威胁的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


何林《论全球化背景下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2007)指出意识形态安全是指保持国家占统治地位的指导思想、政治意识的相对稳定与安全。


冯宏良《意识形态安全与马克思主义大众化》(2010)则认为意识形态安全其实质就是巩固一个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社会合法性,即意识形态安全在根本上体现为人们对主流意识形态内在价值主张的高度认同感和自愿践行。


秀正矩、王瑾《国家至要:当代国家政治安全新论》(2006)指出了意识形态安全对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的重要性,它是国家和民族安全的灵魂,是民族的黏合剂。它能维护政权的合法性,统率着全体社会成员的整体行为,进行大规模的政治动员,具有强大的政治功能。


郭明飞《网络发展与我国意识形态安全》(2009)认为意识形态的安全是指包括一国在主要指导思想、道德秩序、政治信仰、政治制度及民族精神五个方面的安全。


刘跃进《国家安全学》(2004)认为:意识形态安全是指一国占主导地位的思想、政治意识不受到任何外来与内在的侵害,并使其能稳定存在和健康发展。


杨海英《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创新研究》(2005)认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指以历史唯物主义为世界观基础,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反映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系统化、理论化的世界观,是马恩在批判吸收资产阶级思想家的理论成果,总结和概括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斗争的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所创立的,并不断丰富、完善的思想体系。Ⅲ


总之,国内外学者对意识形态安全问题的研究使人们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的认识进一步深化,同时使意识形态的研究领域得以拓展,也为意识形态建设理论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理论前提和依据。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问题具有历史性,是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理论产生、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之后而出现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是指避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经济、政治、文化和价值观等社会主义理论受到的腐蚀、破坏和歪曲,并确保他们在社会主义国家中的主导地位不受侵害。


二、关于意识形态安全在国家安全体系中的地位


意识形态作为因国家、阶级的存在而存在的统治阶级的权威学说和国家精神,具有众多的现实功能并对阶级统治和维护国家的稳定产生重要的意义。意识形态安全关系到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建设的方向和性质,是保障一国安全的一道最坚固的屏障。


学者戚水贞在《加入wro与我国的意识形态安全》(2003)一文中提出,在当今国际政治上,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意识形态因素日益参与到国际政治和国际事务之中,意识形态已成为国际竞争的重要领域;在国际关系中,所有的活动都体现和反映一定国家的政治信念、价值观念和民族精神。圆也就是说,一国要在国际社会中得以生存和发展,必须要在意识形态领域有优先发言权。


张骥、张爱丽《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我国意识形态安全》(2007)意识形态安全作为国家政治和文化安全的重要内容和核心,是国家安全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对维护国家政治稳定、保障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学者曹展明《试论意识形态建设国家安全意义》(2002)指出:意识形态作为国家安全的关键层次,始终是国家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本民族根本利益、保证国家安全的一道极为重要的安全防线和坚固屏障。


解松《社会思潮与我国国家意识形态安全》(2008)提出:作为更深层次的安全范畴,意识形态安全对国家安全具有持久的和潜移默化的影响。随着经济全球化的飞速发展,意识形态的较量已经成为当前国际竞争的焦点。因此,社会主义国家要充分意识到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的重要性,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引领社会思潮,积极做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工作,以确保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安全。


李慎明《国际金融危机现状、趋势及对策的相关思考》(2010)认为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安全问题”有四个,分别是:经济安全、社会安全、周边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而在这“四个安全问题”中,最为重要的是意识形态安全也就是理论安全。正确的理论是正确行为的先导,·8·因此要坚持和创新理论,为我国经济、社会和周边安全提供可靠的保证与前提。


三、关于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建设的方法与途径


冷战后,西方国家加紧了对我国实施“西化”和“分化”策略的步伐,这对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安全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冲击。针对新时期我国意识形态安全领域出现的诸多挑战,学术界主要从四个层面思考,为维护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提出了有效措施。


(一)树立阵地意识,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地位


芋来生《论新世纪新阶段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建设》(2007)指出,坚持和巩固以马克思主义为灵魂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理想为主题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要大力弘扬以爱国主义和改革创新为核心、为精髓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践行以社会主义荣辱观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阵地意识,并不断提高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工作队伍的素质等方法来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


韩晶《我国新时期意识形态建设研究》(2008)更是提出了维护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的具体措施:一是坚决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核心主导地位,抵御西方的“和平演变”的侵蚀与分化;二是坚持主流意识形态一元化指导与思想多元化并存的理念,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整合能力和凝聚能力;三是坚持与时俱进、创新理论,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整体活力。


而陈淑雅《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理论发展》(2008)强调,必须处理好我国主流意识形态一元性与文化多样性的关系,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社会精神生活的引领作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提供坚实的经济基础;同时提高安全防范意识,积极应对西方通过新型媒体对我国意识形态的西化、分化。


(二)提升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如何提升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学者卢新德在《文化软实力建设与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2010)提出了要以文化软实力为立足点,高度重视和加快发展国家文化软实力,来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的对策:一是加大资金投入,积极扶持文化产业的发展;二是强化“文化走出去”战略,推进文化产业的外向发展和对外文化传播,抵御西方文化侵蚀,争取掌握主动权;三是建立健全批判和反对“文化霸权”的长效机制,开展积极的意识形态斗争;四是努力提高现代传媒的质量和水平,运用媒体传播手段抢占意识形态斗争的制高点,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五是坚持指导思想的一元化,展现出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力、整合力,提升其控制力、影响力。张宗伟《文化软实力建设与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2012)则认为文化软实力与意识形态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维护意识形态安全需要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而意识形态又能产生强大的国家文化软实力。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根本出路是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基本载体是推进民族语言文化教育;根本途径是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保障和拓展对外文化传播渠道。


(三)加强网络管理,构建网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传播的主阵地在网络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下,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要利用好互联网这一新型传播形式,但必须要强化网络管理,构建网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传播的主阵地。学者周国平《信息化条件下的意识形态安全策略》(2010)立足于网络信息化潮流的现实,提出了在新形势下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的新策略:第一,改变传统的旧观念,树立网络无疆界、信息安全以及危机意识。第二,建构统一、规范、开放的宣传网络,引领社会思潮朝着积极健康的方向发展。第三,坚持依法治国,加强互联网等新型媒体的网络平台建设和网络监管,重塑网络道德,加强和改进网络思想政治工作。第四,培养创新意识,提升网络技术安全水平,大力发展具有自主权的网络安全技术。第五,积极培养具备高网络素质的新型政工队伍。郑腾飞《信息网络时代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研究》(2012)则认为在信息网络化时代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必须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是必须强化各级领导对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工作的意识,明确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二是要保障主流信息网络宣传的畅通和透明度,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凝聚力;


三是提高网络监管水平,大力培养具备高素质的专业网络人才队伍;四是完善网络安全相关法律法规,规范网络信息传播秩序。


(四)坚持理论创新,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创新工作当前加强意识形态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通过改革创新塑造主流意识形态的知识形象、理论形象和创新形象,增强社会主义文化对内的凝聚力、号召力,对外的亲和力、吸引力。相关学者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


孟浩明《关于现阶段我国意识形态建设问题的战略思考》(2005)提出要强化“阵地意识”,加强新媒体和网络传播技术的建设,提高对社会舆论的掌控能力;进一步加强党和政府对现代传媒的监管,通过加强对媒体规律的研究,创新宣传机制、拓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传播途径;不断增强主流文化的感染力和吸引力,引导非主流文化健康发展。


王嵘《全球化背景下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研究》(2008)强调,紧跟时代发展,与时俱进、坚持理论创新,努力增强意识形态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进行必要的体系重构和舆论阵地整合,打造创新平台,强化机制保障,以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渗透力、融合力、引导力。总之,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形势,我们要在集中精力推进现代化建设的同时,要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安全工作,维护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为此我们必须坚持和加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指导地位;提升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加强网络监管,把握正确舆论导向,积极占领思想宣传舆论高地;坚持理论创新,创新意识形态工作方式。只有这样,才能切实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安全,维护社会主义文化安全,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强大精神动力和思想保证,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前进。


[注释]①杨海英:《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创新研究》,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5版,第5页。②戚水贞:《加入WTO与我国的意识形态安全》,《世纪桥》,2003年第2期。[参考文献】[1]莫岳云.抵御境外宗教渗透与构建我国意识形态安全战略[J].湖湘论坛,2010(04).[2]何林.论全球化背景下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J].玉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01).[3]冯宏良意识形态安全与马克思主义大众化[J].探索,2010(04).[4]秀正矩,王瑾.国家至要:当代国家政治安全新论[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6.[5]郭明飞.网络发展与我国意识形态安全[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6]刘跃进.国家安全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7]张骥,张爱丽.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我国意识形态安全[J].社会主义研究,2007(06).[8]曹展明.试论意识形态建设的国家安全意义[J].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02(06).[9]解松.社会思潮与我国国家意识形态安全[J].江南社会学院学报,2008(04).[10]李慎明.国际金融危机现状、趋势及对策的相关思考[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0(06).[11]芋来生.论新世纪新阶段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建设[D].广西民族大学,2007.[12]韩晶.全球化背景下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安全问题研究[D].北京交通大学,2008.[13]陈淑雅.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发展[D].河南大学,2008.[14]张宗伟.文化软实力建设与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J].东岳论丛,2012(10).[15]周国平.信息化条件下的意识形态安全策略[J].党建研究,2010(06).[16]郑腾飞.信息网络时代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研究[D].安徽大学,2012.[17]孟浩明.关于现阶段我国意识形态建设问题的战略思考[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5(05).[18]王嵘.全球化背景下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研究[D].江南大学,2008.[19]卢新德.文化软实力建设与维护我国意识形态安全[J].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LO(03).